忍者ブログ

♞LA-MON-KU

本站內任何圖文資源禁止轉載以及二次利用 / このサイトの画像文章その他すべての表現に対し無断二次的使用を禁じます

IDO番外-02天晴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IDO番外-02天晴

天氣依舊陰沉,蔚藍披著黑色的袈裟低頭俯視大地。



「都連絡好了嗎?」把最後一件行李甩上運輸帶Sword踢像還拿著咖啡發呆的弟弟。


「噗!咳咳!有啊,Ray會來接機沒問題的啦。」一口本來要入口的咖啡差點潑灑出完美的拋物線,Gunter沒好氣的反擊…微弱的反擊一下。


「你讓那個路痴帶路?」


「別這樣,怎麼說他也是英國長大的啊。」不知道為何Sword總是和Raymond過不去,抓到機會就要酸他幾句。「嘖,路上小心,到了記得通知我。」


 濕度沒有預期中提高,擦肩而過的人群們歡笑地嬉戲著,他拉一拉身上的外套想著這或許不是個好主意,卻還是邁步走出海關。


 機上的空調強勢的侵略奪走唇鼻間的溫暖,震耳的低鳴在黑暗中巡視著。


 前排的小孩發出輕輕的啜泣聲,似乎是長時間的耳鳴造成的不適?Gunter趁孩子的母親起身去廁所時從椅座間塞了包口香糖過去。


「好了耶!」小孩驚呼地指著耳朵笑了。


 小時候常跟著父母到處旅行很早就習慣了機上的不適,反而是父母將兩兄弟安置在台灣時讓他不知所措了好一陣子。


 那是國小三年級的事情了,好險平時爸爸總是半強迫的讓兄弟倆說中文,所以溝通上沒什麼問題。一年後,像是從演員變成觀眾,他在座位上看著原本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再另一個女孩身上開演。


「我們班這學期又有新同學加入了,大家要好好跟她相處。」老師在黑板上寫下黃以柔三個字不久,Gunter就體悟到這女孩沒名字那般的溫柔,先是在體育課用籃球當躲避球打,再來就是開窗戶開到窗戶掉到一樓去。


 本來午休鈴一響打算和同學衝去搶球場的Gunter突然心血來潮往反方向走去。


「Leave me alone!」在座位上的女孩一發覺有人靠近就像刺蝟般豎起威脅。


「Why don't you join us?」

 

 沒料到回應的會是熟悉的語言,黃以柔愣愣地看著自顧自坐到她面前的人支支吾吾地開口「Um...They can't figure out what I say…and….I can’t speak Chinese.」


「I can teach you.」


 當時只覺得拉到一個搶球場的好幫手,雖然很悍,不過到畢業前他們一夥人從不擔心打球時沒地方可以玩。


 像是在另一個環境成長的自己,Gunter在上了國中才知道堅持他只能用英文名字稱呼的女孩也是個混血兒。長久來的相處他越來越覺得了解對方,不過,同樣的因素放在不同環境總是會造就許多差異。


「Is,你怎麼又被叫去生輔組了?」


「昨天沒回家,阿姨打電話來學校…」


 全名Isabella的女孩不管自己穿在身上的是制服裙一個抬腳就往垃圾場的門踢了過去。


「至少聯絡一下家裡吧?」


「那才不是我家,那邊的人根本不管我死活好不好!要不是我媽每個月從美國寄錢回來,他們早就把我扔出門了!」沒好氣的再補上一腳才從垃圾堆上跳了下來。


「不說這個啦!快暑假了耶!你又要出國了吧?」指著Gunter的鼻子Isabella散發著不可拒絕的氣勢「下課去逛街給你買個禮物!晚餐我請!」


 Isabella和Gunter在外人看來總是差距極大的存在,一個強勢橫行校園,另一個總是安靜的不為人知,Isabella總是強勢的領著主導權指使Gunter做這做那,情侶嗎?面對其他人的質疑,Isabella總是笑出聲說是兄妹,她是兄Gunter是妹妹,然後在Gunter回應說是老大和小弟的時候毆打他一頓。

 

 細雨從那刻起開始侵蝕。


 許多次Gunter都在心裡默默反駁著,卻什麼也沒能說出口,面對Isabella的邀約也狠不下心拒絕,就只能看著對方在自己面前無意的重傷自己。


「既然這麼在意就去告白啊!」升上高中以後,生平第一次和人談起困擾對方就翻了個白眼,說得直接。


「你說得簡單哩…」浸了碘酒的棉花豪不客氣地朝傷口攻了過去。


「Shit!說不過就動粗喔?!馬的!要是老子,早去告白了好嗎?誰像你縮頭烏龜啊?」

       粉紅挑染的小混混快言快語的斬了過來讓Gunter忍不住吐操你遇到就知道吼!

      確實,說的容易做的難,Amber在幾年後體悟了。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是不是當面說清楚比較好呢?正當他打算領死的時候被宣判接受折磨。


「Gun!你看!隔壁班的班長跟我告白還送我戒指耶!」小小的戒指是套在Gunter的氣管漸漸把氧氣擠出。


「太好了不怕妳嫁不出去了。」最後只擠出一句祝福。


 乾燥自喉間迸出求救,一下子Gunter就止不住的乾咳了起來,他忍不住懷疑是不是大學幾年太操身子讓身體變差了。索性帶起口罩拖著行李出關,左顧右盼的找應該要來接機的人怎麼還不見身影,難道真的又迷路了嗎?原來對方背對著自己死命的盯著外頭攤販的甜食。


「Ray…」


「臭豆腐!」一聽到耳熟的聲音Raymond一個箭步就撲了上去,害來人彎著腰又在那邊咳嗽了老半天才平息。


「你還是一樣粗魯,給,你要的棒棒糖。」撫平氣息,Gunter遞過差點被當毒品扣押的大量糖果果然看到友人雙眼發光。


「WOW!你最好了!」被下禁令長時間沒碰到甜食似乎真的會讓人抓狂,看著Raymond拆包裝的動作,Gunter覺得現在去阻止他的話脖子也會被這樣折斷。


「是說你包成這樣要不是你先開口我可認不出你啊!」Raymond一手抓向Gunter過長的瀏海,長時間搭機沒上任何造型品的頭髮倒是因為靜電乖乖的豎立了起來。「哈哈!這樣才對嘛!眉毛!說吧,你第一站想上哪參觀?」


「我周一要參加朋友的婚禮,所以這幾天可能要先過去找她。」


「啊對,差點忘了。」


「…可以請你陪我去嗎?」片刻,Gunter還是提出了要求,他不確定在這場大雨下他支持得了多久。


「當然,兄弟,任何時候都可以。」


午後的陽光緩緩地籠罩著。


 確認了Isabella幫他訂的飯店後,Gunter和Raymond小聚了一番才拉著行李走向舉辦婚禮的飯店,聽說是為了方便移動,很多親友都住了過來。


「Gun!還以為你跑去西岸了!」


「我又不是不會看地圖。」雖然剛在Raymond的指引下差點走成反方向,不過到了就好。


「那一撞真的把你撞高了耶!」Isabrlla驚呼著顛起腳尖,嘗試靠近Gunter身高「好險你來的前一天雨停了,不然我得把婚禮延期。」擺了擺手放棄高度上的爭鋒,Isabella一把拉著Gunter走向大廳「我介紹我老公給你認識!」


 雷聲燥動著耳膜,最親切的問候成了最鋒利的刀鋒。


 對方是個三十初頭的小開,談吐溫和,看著她的眼神充滿溺愛。


「你要對我好一點啊!不然我好哥們多遠都會殺過來喔!」


「都要嫁人了可以淑女一點嗎?」Gunter忍不住朝Isabella頭上敲了一記,


 然後,

「對她好點,不然不管我在哪我都會殺去找你。」他握向對方伸過來的手。


暈眩像被撥亂的時鐘試圖找回正確的位置。


 受不了時差造成的頭痛,Gunter正想伸手拿像頭痛藥時窗外的陽光侵略了視網膜,半夢半醒間正在躊躇著要下樓用早餐還是賴床門外響起了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那是他們的暗號。


「早。」


「赫!眉毛呢?!」話都還沒說完Isabella就伸手抓向瀏海「這樣好多了!」滿意的看著露出的眉毛,來者一點也不忌諱的撞進房內。


「怎麼現在才起來!快去刷牙洗臉!我有事情跟你商量。」


 被半壓制的梳洗過後,Gunter一臉迷茫的坐在飯店的餐廳裡看著一盤又一盤的食物佔據著桌面,他很清楚這是Isabella有求於他的手段之一。


「Is,住手,我吃不了這麼多。」趕緊在對方搬空吧檯前出手制止,不然等等搬來的可能是烤爐了。「你有什麼要求?」


 一口灌完柳橙汁,喀擦地將杯子放下這才緩緩開口「你也知道…我爸很早就去世了。」


「所以?」


「你可以帶我進教堂嗎?」Isabella略為緊張地搔搔頭「我是昨晚突然想到的啦!在台灣就只有你像家人一樣照顧我!所以我才…不方便也是可以拒絕的!」


 看著逐漸在空氣中冷卻的荷包蛋Gunter笑得更僵硬。


「可以啊,我的榮幸。」斑黃的錄音帶發出沙啞的聲音「英國真是夠乾的!」拿起咖啡掩飾失態「可是我沒有正式服裝喔!」


「這交給我!謝謝你。」


 無疑地重傷自己,既然選擇結束就該永遠記得這個結局嗎?


「我真該把你的頭髮剃成禿頭什麼的!」Isabella惡狠狠地摔過第五套服裝「哪有爸爸比老公搶眼的,你沒事去健身幹嘛?」已全然崩潰的女人對衣服發完火後改對昔日友人開砲。誰知道Gunter在他們未聯絡的這段期間已經脫離乾扁的身材了。


「怪我沒用啊。」


「嗚,小姐老公穿的得體很好啊?」剛進來的服務人員怯怯地安慰立刻遭到反駁。


「我/他不是我老公。」


 提著大包小包的紙袋,Gunter在甜點店外頭等著Isabella確認明天的餐點。看著裏頭的身影或許相隔這幾年兩人沒改變的一點就是一見面就會一前一後的挨著。


 有段時間Gunter想過隔段距離就沒這麼在意了,畢竟Isabella也有人照顧,在高二分班後,除了打工以外的時間兩人漸行漸遠。


 那是他最後悔的決定。


 刻意的忽略下他沒注意到異狀,等到驚覺時,Isabella已經昏迷在樓梯間的血泊中。


「流產導致大量出血,不過已經穩定了。」從醫生口中得知的消息打的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病床上虛弱的身影。


「我們分手了,他一知道我懷孕就提分手。」Isabella很平靜,平靜得像是一攤死水毫無起伏。


 前陣子就該察覺到一切不對勁,Gunter很生氣到現在才肯面對的自己。


「我等等下班一起去看她吧?」哥哥Sword在手機裡也只能這麼說著。


 Gunter其實也不清楚為什麼,本來打算走去哥哥工作的店面,卻在在店面附近看見那個棄置Isabella的男人還花天酒地的摟著另一個女人,身體就先行動了,他抓起一旁的酒瓶擲了過去開啟混戰,而後頭打算阻止的Sword也遭到酒瓶碎片劃傷臉部。


 店長Vincent每次想起來都會忍不住說說那段事蹟「千萬不要招惹看起來安靜的人啊,簡直拳拳要命似的往死裡打。」


 事後兩人又恢復當初的相處,卻默契的再也沒提起這件事情,畢業不到一周Gunter接到簡訊說Isabella去美國找媽媽了。


「你不是在美國嗎?怎麼會嫁來英國?」


 可以的話想裝作沒事,想假裝打在身上的雨一點也不痛。


「工作認識的,沒想到他家在英國就是了。」吃著剛店家送的馬卡龍,Isabella看著剛試裝順手拍的照片嘖了一聲「要是早幾年讓我知道,我就回台灣逼你娶我了。」


「要是那樣我就不能一直陪你了。」


因為我們一直沒有在一起,所以才能一直一起陪伴。


「你的衣服怎麼這麼多?」Raymond不想明早出門又突發性的迷路乾脆提前一個晚上過來卻剛好撞見打算外出的友人。「這麼晚了去哪?」


「那是明天的衣服,我想去買點酒。」


「這麼晚沒問題嗎?」


「OK啦!我提前做準備而已。」


「準備什麼?」


  Gunter拉起拉鍊聳聳肩回答「失戀還有死心。」


 酒精並未降低感官的敏感,外頭的喧嘩像是暴雨肆虐的衝進腦中。


 Isabella的母親似乎剛得知女兒的計畫無可奈何的笑著,女兒自小就愛搞怪這也不是頭一遭了。


「那就麻煩你了Gunter。」婦人牽過他的手拍了拍。


「不會啦,只要大家不要見怪…」


「你就像是家人般的存在啊,好險當初有你在,都還來不及感謝你這樣照顧她就又要麻煩你配合她的任性了。」


 像是家人最終卻無法成為家人。


 雨打擊在傷口上陣陣刺痛開始蔓延。


「你還沒適應時差嗎?」


「有點…」


「他不適應英國天氣啦!天氣變化太大他舊傷會痛。」Raymond一把抓過支吾的人往休息室拖「我拿些止痛藥給他啊!」


「Gunter有些事情不要勉強比較好。」Raymond難得認真的看像低頭不語的人,沉沉的說著。


「可以的。」拍拍雙頰振作精神,Gunter起身往外走「如果我臉色太糟糕,幫我擋擋。」


「喔放心啦臭豆腐!快出場去讓她後悔沒嫁給你。」


 腳下的紅毯很漫長,長的他不知道憋不憋得住痛楚;腳下的紅毯太短小,短到他不過一分鐘就拱手把幸福讓給別人。


 謝謝你陪我走這一段,禮堂外Isabella隔著白紗笑得燦爛,他卻永遠不是掀開白紗的那個存在。


 你知道我會一直陪的,Gunter止住話題不然等等重感情的女孩要一發不可收拾的哭了。


 接著,他在婚禮進行曲的節奏下將自己的心意送上處刑台,絞死了。


「有時候我真覺得你是個M。」Raymond再擋了數度酒後湊到Gunter一旁嘆氣「你根本自討打。」


「某方面來說,我不認為我輸你啊RM。」應是糗了對方一下心情總是好多了「至少她認為我是重要的那就夠了。」


 事情已經過去了雖然還需要時間平息。


「謝謝你還特地過來…」還沒說完一束捧花硬生生地讓Gunter消失在Raymond眼前。


「喂!快去結婚啊!阿宅!」新娘幾杯黃酒下肚後氣勢旺盛的將手中的祝福砸出去了。


「Fuck!你不要這麼粗…Ray住手!」


「以牙還牙啦!」撿起捧花就往新郎臉上砸過去的Raymond在高呼一聲食物戰後一把抓住Gunter試圖脫離戰場,一群年輕人像瘋子似的歡呼起來隨手可及的食物一道道都成了武器,立在高處的新娘更是用高跟鞋甩了過來Raymond不甘示弱地把自己的鞋子也扔了過去。


 突然Gunter不受控制的大笑起來,一切似乎也沒有這麼糟,雖然他失去一些,不過他還擁有很多。


大雨過後總是會放晴的。


------------------------------------------------------------------------------------------------------------


後續


 歷經食物戰的洗禮,大家身上或多或少的沾滿了喜氣。


「Ray我出去還衣服喔!」敲了敲浴室,對方聲音含糊的在門板後回應。


 Raymond說的沒錯,自己確實是過來討打的,其實這種行為只是個藉口,說真的一股腦的衝動只是想把近來各種不順做個結束,用一個最痛的結束讓自己脫離這個窘境,現在畫下了一個句點,他可以全心面對新的開始了。還附著水滴的頭髮讓他在冷風下打了一個寒顫,正想快步走回房時他瞧見甜點部精緻的小糕點,啊,友人匆忙出國所以沒幫他好好慶生呢,一邊想著Gunter拐進了甜點部。


 聽見敲門聲本來打算起身去開門的Raymond走沒幾步不小心被過長的褲管絆了一跤,喀擦他聽到開門的聲音響起來對方有帶磁卡出門早知道就不要走這麼匆忙就不會摔倒了,他憤憤地想著,坐回床上揉著膝蓋。


「你出國的時候太趕,來不及幫你過生日…」本來要遞出蛋糕的手遲疑停在半空中,Gunter看向一旁本來應該合起的行李箱暢開而Raymond身上無一不是他的衣服時,他想起前天他忘記問為什麼Raymond只帶了一個背包就過來過夜了。看見過長的褲子因為褲腳被踩著而露出的內裡時Gunter的理智線斷了。


「Raymond你他媽的又穿我內褲!」


旅途還會繼續著。


--------------------------------------------------------------------------------------------------------------

槍媽雜談


  槍槍在我創作裡算是一個不太常見的小孩,比起Amber的衝動、Fima的氣勢或者Sword的悍,Gunter的設定元素沒有一個是我熟悉的,他比較偏向於”槍媽喜歡的元素”組成的,而其他人物比較偏向槍媽本身的個性分割出來的,說實在的,我本來很擔心他無法順利生出來,比起其他人他很平凡(雖然眉毛粗的不科學啦),平凡的就像路人一樣吧,或是像是同班很久卻一直沒講到話的同學,不過後來我想想這也算是他的一個特點吧?因為他很平凡所以沒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卻懂得平常人生活的小點滴,小小的開心他可以樂上半天,小小的不愉快在他眼裡可能會不爽很久,Gunter的設定主軸我覺得是在於”平常生活的大小事對於我們的影響”,從這點出發的話,個人認為比起政黨輪替他可能比較擔心油價調漲(欸!)創作上看來我覺得我還是有以前"一體兩面"的習慣,對Gunter來說不想說出心事造成別人負擔的好意在別人看起來或許是不信任不鬆口,前半部順便把他兩個很大的缺點提出來了,後半倒是一邊寫一邊罵他你呀的濫好人!謝謝Raymond幫我罵他你個小MM!不想拒絕心上人的要求所以選擇重傷自己這種行為已經不知道要鞭數十,驅之好,還是好好罰他禁足了啦!不過好險有朋友在,他還是好好走過來了,雨過天晴,大雨摧殘著土地,卻也在灌溉生命,換個想法,一切就明朗了。


   這次讓許多人物出場自己其實也覺得有點雜亂啊!希望大家看的懂!既然都打到這了…我順便談談人物之間的交流,這次主要人物的話算是有Gunter的哥哥Sword、經紀人Fima、朋友Amber,哥哥雖然口氣不好(誰害的)不過還是知道Gunter長大了可以不用他像小時候一樣顧東顧西的,所以在抉擇方面,Sword偏向提意見而不是指引出他覺得好的方向;Fima、Amber和Gunter三人是亦師亦友的關係,用武當門派來說的話我覺得Fima是顧大局的師姐,Amber是入門時間不長卻武功高強的師弟,而Gunter是要靠後天努力才能慢慢有成就的徒弟之一,很莫名的想到這種形容請不要見怪!Fima身為退役模特兒現任雜誌編輯自然在工作上的成就高於兩人,而且比他們倆早踏入社會,Fima比較會察言觀色所以我把Fima放置一個前輩的身分,可以果決的做大事業,也可以察覺後生們的變化給於鼓勵;Amber的話算是給Gunter的一個動力還有借鏡吧?看看人家年紀比你小就比你有能力之類的(欸)應該說讓他有幹勁繼續向前,人家努力為了成就自己努力所以自己也要好好努力不可以辜負做這些服裝的人,我覺得Gunter是這麼認為的。


 總之謝謝看到這邊的大家啦!我有點語無倫次了!趁我還沒咬到舌頭前我要好好謝謝大家的陪伴、參與還有互動啊!這個短短的插曲到這邊就結束了!期待未來繼續和大家互動造就出來的未來式唷!

拍手[0回]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 Dr.Fitz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創作、企劃參與 圖文放置紀錄區
歡迎交流wwwwww

PIXIV

繪圖企劃綜合 Plurk

最新記事

VISITORS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