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LA-MON-KU

本站內任何圖文資源禁止轉載以及二次利用 / このサイトの画像文章その他すべての表現に対し無断二次的使用を禁じます

IDO番外-01雨過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IDO番外-01雨過

 有時候,不如意的事情會接踵而來。


 外頭的天氣灰矇矇成了一片。 



 Gunter不知為何突然想起店長心血來潮的一句話,搔搔頭,他決定把注意力集中在研究報告上。期中的作業總是繁雜,不像國高中考試結束就可以事不關己的玩樂,現在下的每一步棋都在影響往後的發展。


      午間的公車通常是空曠的,不過今天異常的多人,在Gunter上車坐穩不過多久,一票看起來年紀和他差不多的青年一齊上了車,頓時有限的空間擁擠了起來。


 悶熱,像卡在喉間的一口氣,下意識地舉起手想調整那微弱空調時,他耳邊聽到一陣輕呼和急促的腳步聲。


「Gunter!是你吧?」粉紅色的襯衫在他眼前停了下來,走神了幾秒Gunter才起身反應「欸?好久不見?」對方和印象中的樣子差太多,一瞬間差點開口說「欸?你哪位?」


「啊哈!我就知道是你!眉毛超好認的啦!」伸手捏向對方臉頰,就像以前的習慣「哇啊!這幾年你吃了什麼東西長這麼高!?」


「你坐吧,這是遲來的成長期。」側身讓位,Gunter苦笑著向這個眼角有淚痣的初戀解釋,暫時把手上的紙本往包包裡塞進。


「其實我下一站就要下去了!我男友學校在校慶,但是我們一夥人搭錯了公車。」棕髮女孩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跟記憶中那個在朋友應援之下跑來告白的表情一樣。


「這邊的公車很亂,很容易搭錯,要小心。」面對直白的話語他也只能淡笑回應「如果有需要的話我不介意當司機。」


 刺耳的公車下站鈴嘶吼了起來,女孩起身回頭看向夥伴「啊!我要下車了!有機會的話吧!你真的是沒變呢!」揮了揮手,女孩踏著時下流行的厚底鞋離開了。


 一群青年喧譁的下了車,公車又空曠了起來,但是空氣中的溼度不減,就像在宣稱曾經佔領過的空間似的四散著悶熱。


 那是短暫的三個月,高中時或許不清楚感情是怎麼一回事,在朋友的遊說下就嘗試了與對方交往,曾經有過的歡樂卻突然被當初提出告白的那方劃下句點。


「你對大家都一樣!朋友和女朋友都一樣!這樣我到底在你心中是什麼?」那是一個永遠沒有答案的問題,Gunter還來不及反應,女孩就急促地離開了,就像剛才沒給他反應的時間。


 震動聲在寧靜的空間格外刺耳。


「喂?」還來不及問對方來意就被陣陣雜訊干擾。


「Gun?教授說…」


「說什麼?皇,你不要在研究室講啦,那邊收訊…」


「有夠爛!」手機另一端總算傳來清楚的聲音「教授的火車誤點,會晚一個小時到,全部要和他討論的研究生都順延一個小時。」


「喔,知道了謝謝。」


 隨著告知而來的哀號,讓Gunter起身按向下車鈴,在離學校還有三站遠的距離下了車。


 三天沒睡需要咖啡因還指定品牌,Gunter忍不住嘟囔對方其中兩天肯定是在組團打怪才熬夜的,只有最後一天在弄報告。


 烏雲黑壓壓的壓迫大地,預告著不久後即將到來的降雨。


 有目的性地穿梭過街道,在巷弄的另一端停下腳步,本來應該由他開啟的店門在他靠近時被拉開,還伴隨著熟悉的身影,這讓他考慮等等是否要買張樂透?畢竟能在同一天撞見前兩任女友的機率實在是不高。


「啊!是你,好久不見啊。」對方先開口了,一如往常的沉穩,還有令人安心的笑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呢。」當初微捲的短髮已經長至肩膀,似乎在訴說最後一次見面距離現在有多久了。


「我是來幫忙跑腿的。」側過身進了狹小的店面,點過咖啡後,Gunter站回本來要離開的女性身邊「最近還好嗎?」說實在的,他不擅長處理這種場面,只能像是念著稿子似的問候。


「還不錯唷,現在工作很穩定,而且不久就要結婚了。」對方伸出右手讓他看清楚那小巧的銀圈。


 窗外的天氣陰沉沉地降低了亮度。


「那真是太好了。」Gunter突然慶幸現在光線不佳,不然對方可能會看到他笑得很難看的臉。


「你呢?怎麼會在這附近出現?我沒記錯的話,你不住這帶吧?」女孩笑得很溫和,像是沒察覺另一方口氣的僵硬。


「當完兵試著考研究所,剛好考上這邊的學校了。」


「我還以為你不想繼續待在校園,當初一直喊說要工作的呢!」


「人會變的嘛。」對自己以前的行徑感到百分百羞恥的Gunter也只能尷尬地吐出這句話。



「學校還順利嗎?」


「還能過,等等要去定生死就是了。」


「喔!這時間也要期中了,加油啊,那…現在有對象嗎?」咖啡爐嘴噴出的高溫白氣吸引了Gunter的目光別了過去。


「先生您的餐點好了。」


「謝謝。」接過服務生手中的紙袋,兩人並肩走出咖啡廳。


「我走這邊囉再見。」短暫的交談後,女孩指向反方向「這個給你,不是甜的放心,我知道你不吃甜的。」


「謝謝,那再見了。」接過地來的精美包裝正打算轉身時女孩拉住他的手淡淡的說「你還是一樣呢,不願意跟別人談你在想什麼,有些事情你不說沒人會知道啊!」


 看來,對方是瞧見他笑得很難看的臉了。


 其實不是不願意說,只是不想讓其他人困擾。


 自小,家中父母因為工作關係時常在各國奔走,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比自己大上四歲的哥哥Sword在照顧自己,為了不讓哥哥費心所以很多事情Gunter寧可憋在心裡不說也不想再讓哥哥造成額外的負擔。


 久而久之,就養成不把心思說出來的個性了。


 悶雷陣陣地在倒數雨滴的到來。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Gunter故作平靜的坐在教授對面,看著教授手中的筆提起又放下,一顆心也跟著七上八起。


「你的概念和主題很合適…」過了許久教授才開口「但是作品方面總是看不出野心啊…」


 雷響中這句話清晰的穿透他的耳膜。


「Gunter還好嗎?臉色很差耶!」一回研究室,皇立刻迎面走了過來。


「扶我過去好嗎?」伸手搭向對方的肩膀,緩步走向沙發「舊傷又在痛了。」捲起褲管,橫越兩條腿的傷口早就癒合很久,但是在這種天氣下總是用陣陣的痠痛來聲張他的存在「有熱水袋之類的東西嗎?」手掌感受到皮膚底下神經不安的叫囂卻又阻止不了。


「我看你先回家吧!這邊只有一堆顏料而已。」


 伸手摸向手機,看著通訊錄上的號碼思索誰有空的時候有電話搶先進來了。


「Gunter,我是Fima。」


「怎麼了嗎?」聽到另一端傳來的雨聲,Gunter考慮著這種時候要上哪去找把傘回家。


「你哥啦!說這種天氣你會變殘障叫我順路接你去店裡,下課了嗎?」


「恩,對我變成殘障了。」忍不住跟著自嘲了一番「我剛下課。」


「五分鐘校門口。」這是命令不是參考。


「Yes,sir.」現在該考慮的是5分鐘跑的到校門口嗎?雨傘似乎不重要了。


雨滴爭先恐後地撒落在車窗上。


 Gunter還在想好險沒被斗大的雨滴襲擊時轉頭對上經紀人Fima的瞬間倒是想衝去車外讓甘露清洗一番。


「你瘦了。」Fima帶著審查的眼神刺了過來。


「我…沒注意到,瘦點不是比較好嗎?」


「這種瘦法,不健康。我記得是要讓你扎實點而不是跑去做節食吧?」


「抱歉,最近一忙就忘記吃飯了。」


「你要道歉的是你自己的身體。」Fima略為不滿,不知道為什麼大眾總是覺得越瘦越好,卻用一堆不健康的方式節食,身為Gunter的經紀人他實在不想要領著一副骷髏「最近壓力大?」不過看在副駕駛座上的消極身影,她也不想再打擊下去。畢竟這是個實驗,而Gunter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顧,對一個素人來說這確實是不可小視的壓力。


「展期快到了,但是我的進度嚴重落後。」


「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你只是…」


「只是野心不夠大,今天有人跟我說過了。」

 

 看著車窗外模糊的人影,Gunter有種置身迷霧中的感覺,對未來毫無頭緒。


「你需要出去走走。」


「現在外面下大雨耶。」


「你懂我的意思,你需要暫時離開這個環境。只要你不放棄我就會繼續拉拔你。」


 Fima看著邁向車外的Gunter拋出一句話,她相信這個總是默默在別人身後支持的背影也有站到光線下的一天。


 一手遮著雨滴,Gunter揮了揮手表示他聽到了就走進打工的咖啡廳。


 雨聲在關門的剎那像是被海綿吸收,震耳的鼓聲轉為重複的頓點。


 忍不住腳上的痠痛,Gunter隨手搬下營業前倒轉在桌上的椅子休息,節奏似的悶痛自兩邊小腿傳來,隨著雨滴起舞,一陣一陣地襲來卻又不能阻止,只能在退去的片刻喘息。


「Sword說還要一陣子讓你等一下。」店長從員工休息室走了過來「還有這個,你的信。」接過白色信封道了聲謝,Gunter困擾的想著怎麼不寄去他家反而寄來店裡。認清了筆跡他才想起來他忘記自己搬家時沒通知友人了。


拆信的途中,店門受到撞擊向內暢開。


冷冽的風灌了進來,強行掠奪室內的溫暖。


「莫名其妙下什麼雨啊!Vincent有乾毛巾嗎?我需要熱茶!」隨手甩開濕淋淋的外套打向一邊在Gunter哀號之際,Amber才驚訝地咆哮「你在那邊是想嚇死誰啦?!」


「我本來沒這麼濕的好嗎?」甩了甩衣袖,好險手上的信沒弄濕。


「嗯?Gun,你什麼時候有小孩了?」夾走Gunter手上的信件Amber面露驚恐。


「怎麼可能我…Fuck叫那女人不要嚇人啊!」


 微光下一個女性抱著小孩的身影自信件裡掉出,拿到強光下一看才發現照片中的小孩被用奇異筆塗了粗粗的眉毛,照片背後還寫著令人誤會的話語”當初我如果有把小孩生下來也應該這麼大了吧?”


「你還有跟這禍害聯絡喔?」沒好氣地接過Vincent遞來的乾毛巾,Amber抿了抿嘴,他實在對這個女人感冒。


「很久沒聯絡了。」


「她要幹嘛?討錢喔?」


「恩…你說對了。」看清楚手上的信件,Gunter無奈地將卡片亮出來「你們外國人結婚需要包紅包嗎?」


 像在籌備更大的慶典,雨水將沉悶鋪平在空氣中等待下一場典禮的開張。


 Gunter數度踱步在客廳的一角,看著兄長在廚房魚貫地準備料理晚餐,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做什麼?」Sword並未抬頭就先開口了。


「我…想去參加婚禮。」Sword難得聽到Gunter果斷的決定。


「我沒有要反對你的意思,只是…」停下手邊的工作,Sword望向弟弟「學校展覽怎麼辦?」


「我會去跟教授談談,反正現在我也做不出什麼創作。」


「那可是婚禮…你確定?」


「確定。」


「你覺得可以就去吧。」


窗外的細雨就像鋒利的刀刃在玻璃上刮出一道道傷痕。

 

拍手[0回]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 Dr.Fitz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創作、企劃參與 圖文放置紀錄區
歡迎交流wwwwww

PIXIV

繪圖企劃綜合 Plurk

最新記事

VISITORS

Flag Counter